2015年末的最後兩座山,一個多月前朋友要約爬奇萊南華山,原本是預訂十二月初時攀登,後來因為時間上的問題一直延後到十二月底才順利成行。「我們來到了能高越嶺古道,但不是走完這全長約83km的路程到達花蓮縣銅門」。

能高越嶺古道,最早期是由太魯閣族賽德克族人『另一說是泰雅族的大支族賽德克人巴雷巴奧群發現』在一次的狩獵中,偶然的發現東部有一片曠野可以居住,於是部份族人開始了遷徙定居在東部花蓮縣銅門,慕谷慕魚即是第一個來到此地開墾的家族.開啟了太魯閣族與阿美族的商品交易,當時被稱之為山地商人.

來到日治時期日本人沿著能高越嶺古道完成了能高越嶺警備道路,因為當地產銅,且為路的隘口,故取名銅門。日本人在此地興建了四座發電廠,而後時代改變換國民政府遷台後,台電公司並接續日本政府未完成之事,開始透過能高越嶺古道架設高壓輸電線,將東電西送,爾後有電力萬里長城之稱,並立有「光被八表」碑以為紀念。

事實上,開始爬山了以後,才有內心被放空了的自由,那時候,我總以為山是如此的巨大難以追求,路程遙遠又折磨,別人總問我為何要讓自己受虐,我只能說跟山開始糾纏了以後,你會發現它的溫柔。

今天我來到屯原登山口,抵達時已經快下午兩點了,稍做整裝後,起登時間已是午後兩點零五分,我們一行人重裝前往今天的目的地天池山莊,從屯原登山口起登到天池山莊有13k的路程,雖然都是緩上而走,但是負重17.5kg要走這13k也不是很輕鬆的事,爬山是一種體力與耐力的堅持,有時會因為各種因素而不得不放棄,然而到天池山莊這段路程裡也是有許多美景跟前人所遺留下的古蹟遺址供人欣賞與讚嘆。

我們攀登的這個時間點剛好是楓葉紅透的時間,沿路皆可以見到美麗的楓紅景象,然而我們來的時間點剛好是天氣不太穩定之時,所以第一天就讓我們欣賞到雲瀑之美,也因為我們起登有點晚了的關係,所以有一小段路程裡是必須摸黑上山,也因為如此才能在無光害的地方,看到如此美麗的星空,這何嘗不是另外一種相當美好的體驗呢?

來到天池山莊後天色已太暗,時間都已經晚上八點多了,而天池山莊正好下著霧雨,當時風又大,還好有人幫忙搭帳蓬,不然真的因為風吹走了幾次帳篷而無法搭好帳篷。山莊內跟外,帳篷裡的人都為了明日的日出而早早入睡了,而我們卻正忙著煮食晚餐,等到吃完晚餐就寢時已經晚上十點了,入夜後因為風吹又寒冷的關係根本睡不好,等到有睡意了,那群準備看日出的登山客起床了,於是吵雜聲下,幾乎整晚都沒有安穩的入睡,不知不覺吵嚷的聲音減少了,但天也亮了,於是換我們準備用早餐然後輕裝登上奇萊南峰跟南華山這兩座百岳。

我們出發後來到了天池,發現了池面已結了一層薄冰,越往上攀登,在路程的泥土上都能看見結冰的樣貌,今日的天氣還算不錯,有著溫暖的陽光,山頂的美景跟雲湧也都映入了眼裡收藏著.每次當我完成了一座座的百岳後,總是跟自己說,沒有下次了,往後的登山不要再找我攀登,但是每次下山後,總是不經意的開始討論下次要攀登那座山,欣賞那座山的美景,我想這就是登山最迷人之處吧。

屯原登山口0k--->(路程4.5k)--->雲海保線所--->(路程8.6k)--->天池山莊--->(路程1k)--->天池--->

(路程2k)--->奇萊南峰--->(路程2k)--->天池--->(路程1.4k)--->南華山


DSC_1393.JPG 

此次的攀登奇萊南華山兩座百岳,於此開始起登。

734882_1118028731565332_6129260008778850916_n.jpg 

以疲憊的身體 為遠方的美景而走著
後續的故事 用脆弱的心念而撐著
我熱情的渴望 你用寒風細雨用力吹著
像躲在角落唱著沙啞的歌 讓我們聽著
用原始的渴望走著

除了遠方的山嵐 我還能看見什麼
記得步道上的紅楓 看似即將到達的地毯
轉過幾個彎 走過幾座吊橋 
跟幾個路人甲的對話 
都是相同的一句 你好 
每次的幾個鏡頭下來 
在走過以後 剩下的回憶是什麼
至少聽著風唱的歌 我還能證明
我的生命還能盡情的揮霍著
我的喜怒你的哀樂
在我離開以後 就不會有再見的那一刻
未來 在千里以外 和風一起唱著
那一年我們一起活著


DSC_1402.JPG 

起登沒多久就讓我們看到美麗的雲瀑,這是個好的開始。

DSC_1403.JPG 

走到3.5k處地上已是滿地落葉楓紅。

DSC_1407.JPG 

近看楓漸紅,遠觀小富士,而這座小富士亦有另外一個故事。

當時深受日人裁培的花岡一郎、二郎及其家族,自霧社抗日事發,全家族遁入荷歌社東南方通稱「小富士山」之森林避難。除花岡初子及其母因懷孕理由,攜其弟妹前往巴蘭社(未參予起義部落)投靠親戚,餘家族共21人集體自縊於小富士山。自縊現場直至11月8日,始由日本高井警察部隊山形小隊發現,除花岡一郎、川野花子及其長男幸雄成川形橫成一列外,其餘皆上吊身亡。花岡兩人在民族認同與生命價值的抉擇裡,選擇了殉死,他們以死來效忠自己,以死來效命祖靈,更以死來向日人謝罪,他們的命運毋寧說是一種賽德克的民族宿命。

DSC_1412.JPG 

蔚藍的天空月兒已高空掛。

DSC_1421.JPG 

快到雲海保線所不遠處有間「福雲宮」,祭拜完土地公後,祈禱此行平安且順利,回程亦點香祭拜,感謝土地公沿路的保佑我們一行人平安順利。

福雲宮經查,原本是在天池山莊旁邊,在民國80幾年西元1992年左右時因為天池山莊火災後, 被遷移到現址。

DSC_1423.JPG 

DSC_1589.JPG 

台電雲海保線所。當年台電公司在能高越嶺古道上架設了127座巨型鐵塔,並在每隔10公里的地點建立保線所,當時被譽為電力的萬里長城。

DSC_1427.JPG 

再次的欣賞著遠方的雲瀑。

DSC_1441.JPG 

我望著遠方,我想著終點,我雙腿不爭氣的發抖,一步步的向前走,為何爬山是那麼辛苦,我像個傻子,我汗如雨下,我好想放棄,卻沒有放棄,只為了登頂的景美。

DSC_1464.JPG 

日漸漸的落幕,遠方山景的色溫有種療癒身體疲憊的功效。

BiPZQGfavR8eJNFcAC0p9hRc_Xp7uV-1nbj3GQJoAvA.jpg 

天池山莊外的星空美不勝收。

DSC_1472.JPG 

一早的天池山莊意外的寧靜。

DSC_1561.JPG 

在結層薄冰的天池上走著,感覺是...

山頂上的水池,為各種生命而存在著
寒風用力吹著,為水面結成脆弱薄冰
我的人生如履薄冰
像為了生存而做出選擇

DSC_1535.JPG 

當年中橫公路尚未開通時,這裡是國防駐地,中橫公路開通後,這裡就成為國防遺址了。

DSC_1511.JPG 

DSC_1522.JPG 

在冰水初溶的冷風中完成了奇萊南峰這座百岳。

DSC_1551.JPG 

倒在草叢裡的太魯隔國家公園告示牌。

DSC_1574.JPG 

往南華山的路程裡美麗的山景雲海。

11227604_1114469918587880_3065205267196204292_n.jpg 


我蹲在頂峰
風大的讓我想逃
在我與它之間
只有征服與被征服
我爬的山走的路也許很少

走到頂端的那一秒
我都華麗的低調
看著走過的足跡
這也算是一種對山的貢獻


DSC_1571.JPG 

另一座百岳南華山完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ugo 的頭像
Hugo

貳拾參舊書院

Hu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